摘自百度百家..肉叔电影.

肉叔今天看到一份“报纸”,瞬间泪崩:

1.jpg

 

头版头条不要太简单:
湘北死斗致胜!卫冕冠军山王工业败北!
懂的朋友自然上了年……不是,我是说懂的朋友自然懂,这条新闻内容是《灌篮高手》的大结局。
这份报纸呢,也不是什么粉丝YY自制,正正经经的日本集英社出版。
为纪念纪念《周刊少年JUMP》50周年,集英社发行了名为《少年JUMP作品展新》的号外,除了这张,还有《龙珠》沙鲁游戏宣言、《游戏王》海马濑人社长粉碎玉碎、《无赖布鲁斯》井之头公园高中生乱斗事件爆发。
但集英社还是把头版的头条,留给了《灌篮高手》。

2.jpg

 

有同事问我今天为什么抖着腿流泪,不是肉叔想出这个丑态,关键是忍不住啊,不信你听听《好想大声说爱你》试试:
回忆的小盒子被BAAD的歌声一打开就,止不住——
很肯定那是个夏天。
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夏天,跳皮筋儿的,丢沙包的,玩四驱车的,追着足球满街跑的,干什么的小屁孩都有,一夜之间全都挤在小卖部巴掌大的窗口外面,就为了看一眼里面的小电视,上面有个红毛小子特别傻叉地说:
因为我是天才啊

3.jpg

 

那个夏天突然就不普通了。
肉叔跟一班小伙伴,目送着这个狂妄自大的红毛猴子,从一窍不通的篮球白痴,渐渐成长为湘北高中的主力,带着飞机呼啸声起跳,蹂躏篮筐。
固执地坚持认为装酷的流川枫一点都不帅,但老忍不住偷偷模仿他酷了吧唧不说话的样子。
幻想着自己哥哥要是忠厚的赤木刚宪就好了,还因为宫城机敏的传球开始打控卫(你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打球像安西,拒绝回答)。
还第一次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形象,第一次朦朦胧胧的开始期待爱情。

4.jpg

 

对了,说到晴子,还不得不埋怨两句,她还耽误了肉叔大好的青春。
为了找一个跟她一样温柔、体贴、坚韧、善良、阳光、坚毅的女孩子,还是肉弟时的肉叔找了十多年都没谈成恋爱(张罗着给我相亲的阿姨们看这里)。
这口气憋到上大学才终于算是不情不愿地放弃了,但还是比着晴子的形象定了个小要求:穿球衣得好看。

5.jpg

 

毫不夸张地讲,《灌篮高手》是肉叔成年后,唯一一部还会专门找时间去刷,并清楚记得自己刷过几次的动画:高三毕业暑假,大四毕业前夕,刚工作没多久碰了一鼻子灰,工作三年后某个苦闷的夜晚。
为什么?
才不是因为什么情怀,是它教会了我很多,关于热爱,关于热血,关于不屈,关于汗水,关于……
(最后关于什么呢,先卖个关子)
那时候不懂热爱,直到《灌篮高手》。
因为伤病,自暴自弃沦为不良少年的三井,跟宫城打得满脸血时,老爹出现在球馆。看着曾经告诉自己,“直到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希望,一但死心的话,比赛就结束了”的安西教练。

6.jpg

 

三井寿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热泪,哭泣着:
教练,我……我想打篮球

7.jpg

 

那时候不懂热血,直到《灌篮高手》。
全国大赛跟山王工业,比赛还没结束,湘北的士气已经摇摇欲坠,此时樱木用纸卷成大喇叭高喊:我要打到山王!
上场后一个篮板一个篮板的拼脏活,为了唤醒队友的斗志,拼着脊背受伤飞身救球。

8.jpg

 

受伤的樱木本应下场休息,但他知道,一旦自己下场,湘北好不容易重燃的斗志会再次垮掉。
于是倔强的红毛小子颤抖着布满汗水的肌肉站起来,咬紧牙关跟老爹说:
老头子,你最光辉的时刻是何时?全日本时代吗?而我呢……就是现在了!

9.jpg

 

那时候也不懂不屈,直到《灌篮高手》。
赤木刚宪整个高中生涯只有一个目标:制霸全国。以前队友实力不济,全国大赛的门都没摸到过。樱木他们加入后,湘北终于有希望了,但在县大赛却撞上全县最强的海南附中。
比分上来就被拉开。在流川枫进球后,还落后13分。此时海南投球不中,高砂一马篮板势在必得,眼前却闪过一道身影。
赤木抢下篮板,吹响了湘北反攻的号角。
彩子很好奇,赤木今天斗志为什么这么高啊!她不清楚,场下的樱木却很清楚,输过太多次的赤木从没服过输:
每天睡觉前我都会想象今天的情景,我们湘北跟神奈川县的王者海南附中,争夺全国大赛参赛权的一战。每个晚上,脑中都描绘着这个场景,从一年级开始,直到今天。

10.jpg

 

以前更不懂汗水,直到《灌篮高手》。
“超级新人”流川枫,顶着天才的名头加入湘北,一时风头无两。天才嘛,天才需要狗屁的汗水。
樱木也是这么想,赤木叫他练习防守技术,他还不情不愿,嘀嘀咕咕磨磨蹭蹭地来到球馆时,却听到了有人打球的声音。
打开门一看——
当看到一个比自己强大得多的人,还比自己更努力时,樱木应该会明白赤木刚宪的那句话吧:
不要想着在场上出风头,必须每天脚踏实地去练习才行

11.jpg

 

所以才有隔天一大早,球场上练球的身影。

12.jpg

 

好了,也不用肉叔卖关子了,最后一条你肯定也猜到了:热爱、热血、不屈、汗水,这些编织的,不就是梦想。
但梦想的真相,就是这些么?
是,好像又不是——
《灌篮高手》的大结局,倒数第二页,全国大赛第二轮,湘北凭借樱木的绝杀,战胜山王工业晋级八强,山王带着“有时候我们也会输,这是很珍贵的经验”离开球员通道,给我们一个失落的背影。
另一边是欢天喜地的湘北在照全家福。

13.jpg

 

最后一页。
“使尽全力来对抗山王的湘北,在第三回合对爱和学院时,输得一塌糊涂”。

14.jpg

 

全漫终结。
故事暂时终结于1996年《周刊少年JUMP》第27期,它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遗憾就戛然而止——
他们还是没拿到全国冠军,他们的梦想还是破灭了。
肉叔小时候很气愤,巴不得摁着井上雄彦的头让他画完,画到湘北拿全国冠军为止。
集英社也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。本来嘛,这么赚钱吸金的项目,不管井上雄彦怎么画,我们总是会看的嘛。
出版社的意思,是让井上一直画下去,画到湘北全国第一,甚至画到全球第一,要是销量好,估计画到银河系第一也不是问题。

15.jpg

 

粉丝倒是爽了,但,这还是《灌篮高手》么?
井上雄彦直接拒绝,他坚持认为湘北不需要全国第一,击败“全国最强”的山王工业证明过自己就可以了。
毕竟,不管你多热爱、不管你多热血、不管你多不屈、不管你付出多少汗水,有时候,很多事你就是做不到。
这才是梦想的真相,它教会我们的也就这么简单。
真正让《灌篮高手》从一干越走越烂俗的漫画中脱颖而出,踏上神坛的,就是这赤裸地坦白真相。
就好像《百万拳击宝贝》,为什么经典?
潦倒的大龄女青年麦琪走上冠军之巅,的确很励志,可励志地俗气无比;她大踏步前进时,一脚踏空坠入深渊,才更像是现实中的可能。
换句话说,麦琪赢了,电影就输了;麦琪再不能复仇,才让电影赢了。
不信你看井上雄彦送给粉丝们最后的礼物——
为庆祝《灌篮高手》发行量破亿,答谢读者,满足粉丝,井上雄彦在故事发生地神奈川县找了间废弃中学,用粉笔在23间教室的黑板上画下《灌篮高手》最终篇:《十日后》。

16.jpg

 

即跟山王工业死磕之后10天后的他们。

17.jpg

 

宫城良田成了新队长,三井为了冬季选拔进入大学拼命练习,流川枫入选全日本青年队集训、穿着国青队秋衣跑来气养病的樱木……

18.jpg

 

还埋上了很多让粉丝泪崩的回忆杀:
黑板角落写着:“目标:全国制霸”,“缺席:樱木”,“值日:赤木晴子”……

19.jpg

 

无数漫迷跑来围观,还有人抱着孩子来见证自己逝去的青春。

20.jpg

 

但,公开展览三天后,井上雄彦带着一个黑板擦回到教室,把每一格画,毫不留情地一一擦去。

 u=3974667116,1311474920&fm=173&app=25&f=GIF.jpg

结局还是被擦掉,湘北还是没拿冠军,这——
遗憾吗?当然。
重要吗?未必。
生活嘛,不就是这么一个死结,由漫长的付出,短暂的收获,难逃的遗憾缠绕而成。
再看一眼,再看一眼最初的结局里,配着湘北“输得一塌糊涂”字样上的照片里,他们笑得多开心:

21.jpg